守梦人

喜欢的cp 宋晓薛 all薛 暴卡 all德
斯莱特林学妹一枚
qq交友13596272040

凑cp

我想找个小星星和岚岚啊啊啊啊啊

想哭(╥_╥)


今天又是被洋洋美貌迷的七荤八素的一天
   开心🙈💓
  大晚上还不睡觉的小仙女小哥哥们晚安啦,你们也早点睡觉哦(ˊ˘ˋ*)♡
(这个画是半成品,画完没毁的话我再发全(∗ᵒ̶̶̷̀ω˂̶́∗)੭₎₎̊₊♡)

糖碎秋风凉4

薛洋是被宋岚抱回屋子里的,堆叠在一起的卷宗好像才是屋子的真正主人,霸道地占据了每一个角落,使人无从落脚。唯一的空地是一张小小的床,即使这样床上也放上了好几本书,上面是数不尽晦涩难懂的阵法和语言。所幸书与书之间空出了距离形成了一条狭小的路

  宋岚把他抱到床上,自己坐到旁边的一捆书上,一直盯着他到天亮。好像是要把薛洋的面容刻在心上眼里。宋岚一直都知道,他们之间永远都有一个叫做明月清风的屏障,那才是薛洋的全部。他想他很嫉妒,很难过。眼里涩涩的,泛着红。但是如果薛洋不见了,去到了其他地方,他会一直找,直到找到他。

  宋岚抬头看见外面的天蒙蒙亮了。薄雾在义庄四散开来,世人都道义庄为死城,却不知道八年后在宋岚心中有薛洋的地方才是最温暖的家。

  阳光从窗子里穿过,轻柔的抚摸着少年的脸颊。薛洋半梦半醒,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用独臂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晃了晃有些疼痛和晕眩的头脑。隔了好一会才适应刺眼的光线。

  他喊来宋岚,叫他帮他把头发绑上。宋岚灵活的双手翻飞着,不一会就系好了。乍一看薛洋就是一个阳光向上的清爽少年。薛洋还记得他刚刚被斩断一臂的时候,他自己不能够把自己调皮的头发绑起来,只能四散着,再配上他那一身根本称不上是衣服的衣服,活像因残疾而上街乞讨的小孩。无奈只能自己说怎么系,让宋岚学着。宋岚的手劲却是很大,一拽就拽得薛洋龇牙咧嘴,绑完之后和绑之前基本没区别,但好歹是能正常视物了。

 

  今天依旧是懒洋洋的一天( ‘-ωก̀ )天天上课上的要发霉。。。作者qq13596272040 欢迎小哥哥小姐姐扩列!( ´•̥̥̥ω•̥̥̥` )


我由于懒得更文的负罪感出来蹦哒蹦哒˶⚈Ɛ⚈˵懒塌塌。。。
涨到了六个粉丝(´。• ᵕ •。`) ♡
我超级开心的ㄟ(´・ᴗ・`)ノ爱你们
今天又是上了一天的课。。。好累啊。。。

欢迎各位小姐姐小哥哥找我 对戏 抽风 提灵感 编段子 唠嗑💓(●'◡'●)ノ❤ 支持all薛(。>∀<。) 稀罕你们ヾ(≧∪≦*)ノ〃
  抱歉占tag o(*≧▽≦)ツ ~ ┴┴

糖碎秋风凉3

他一双桃花眼迷离地望着宋岚。宋岚一身黑衣在月光下蒙上了一层银光,似一层缥缈的薄纱披在身上,宋岚身上雪松一样清冽的味道使薛洋不自觉的抬起头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宋岚的唇上,睫毛一眨一眨,像把小蒲扇,弄的人心里都痒痒的。宋岚的瞳孔不自觉地放大,回手楼住了薛洋,开始攻略城池。也许是薛洋喜甜,又每天吃很多糖的缘故,那张小嘴好像抹了蜜似的香甜,怎么尝也不够。

  薛洋一直到嘴里酸胀才发现自己是被亲的那一个,想要掌握主动权,奈何宋岚把他的手反剪在背后,挣扎不得。愤愤地在宋岚的双唇上狠咬一口。但丧尸感觉不到疼痛,只以为薛洋在主动,吻的更深了。满天的星星害羞得捂上了眼睛,连月亮都躲在浮云后不肯出来。夜,渐渐深了。

作者碎碎念:  没错我就是这么短小  (这真的不是懒和词穷(∗ᵒ̶̶̷̀ω˂̶́∗)੭₎₎̊₊♡)  发发糖很开心  我初三啦,但我会坚持日更哒(ˊ˘ˋ*)♡  我qq是13596272040欢迎各位小可爱找我扩列唠嗑谈cp呦(●'◡'●)ノ❤

糖碎秋风凉 2

他用发白的手掌撑着身体从凳子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进那个空旷到只有一个棺材的房间几只红烛的房间。支撑不住的身体跌在地上,用两只胳膊向前移动,死死地扒白衣道人的棺边用眼神一遍一遍地描摹着道人如玉的容颜。他想伸出手碰碰他,但是他不敢。他怕自己肮脏的双手污染了这人的衣袍。

  他屠尽常家的时候没怕过,灭掉白雪观的时候也没怕过,但是在这个好像莲一样高洁的人将要碎掉的时候,他第一次知道了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拿了一瓶女儿红爬到了屋顶,抱着屋脊上的押鱼(古代一种屋脊上的神兽,象征执掌)大口灌起酒来,那双发红的双眼泛着水光,看着比月亮还要遥远的地方。直到瘫软在房顶,衣襟蹭得大开露出精瘦的胸膛也没有下去的想法,他唤来宋岚,问他何为对,何为错。宋岚在他手上写下:不给他人带来不好的影响是对,给他人带来不好的影响既是错。宋岚用一双深渊似的双眼望着他。薛洋喃喃道,是啊。。。该还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饶过谁啊。。。树的疏影映在他的脸上,给他增添了一份神秘和疏离,看起来就像下一秒就会去到哪,再也见不到这个虎牙少年。


糖碎秋风凉1

  在秋日的夜里,月光把少年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风吹落叶不停地打旋。叶子刮在地上发出刺耳又凄凉的声音,好像是即将生命燃尽的老人最后的挣扎。

  少年本是灿若星河的双眼被三只宽的白绫覆盖,墨发三千丈披在肩头,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倒像是哪位仙君下凡。背后一把雪白泛着玉石光芒的的剑,与这一身白衣融合在一起。

  他踏进这所凄凉的城,回到他和道长的居所。他呼唤着那个叫做宋岚的高大男人,让那人为他把新增的伤痕处理好。宋岚紧紧地皱着眉,散发的冷气把书上的鸟惊地飞了好几圈。

  薛洋以为是他洁癖发作,若不是胸膛有伤可能会好好的来幸灾乐祸一翻。但他如今只能闷哼几声,也不顾自己身前刀割似的疼,竟笑得停不下来。边笑边咳,咳出了黑血。他也不在意,最后笑得流下泪来。


阿洋,我们陪着你

现在魔道出了一个什么抄袭事件。。。真的很难受,因为在我们心里他们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今天一打开软件就看到很多人走了,看的我这个堵挺,看着看着眼泪就下来了,我并不是说站到哪一边。。。[受刺激精神错乱者的胡言乱语]
洋洋,你很好,很可爱,我很喜欢你,我也有很多朋友喜欢你,我们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不会抛弃你❤
算了,看不下去了,打不了字,心里难受,希望以后能有更多人爱洋洋吧